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欢乐30秒网址首页 >>娱乐新闻>>正文

演员女主剧-本次统计的22部女主剧涉及的主要女演员按照年龄层划分

【上海金沙江路车祸】

46部男主劇涉及的55位主要男演員,年齡分佈相當均衡,和女演員年齡分佈形成鮮明對比。20歲以下的5位,分別是王俊凱、易烊千璽、王源、吳磊和陳飛宇,占9%;20-30歲年齡段的18位,包括肖戰、王一博、李現、楊洋、白宇等,占比33%;30-40歲年齡段的13位,包括雷佳音、王凱、胡歌、朱一龍等,占比24%;40-50歲年齡段的10位,包括黃曉明、潘粵明、劉燁、夏雨、靳東等,占比18%;50歲以上的5位,占比16%。陳寶國、唐國強等4位更是已經六十歲開外。而60歲以上的女主角?這種情況在女主劇里基本不可能發生。

這究竟是個別中年女演員的困境,還是行業普遍的真實現狀?新京報梳理了2017年1月到2019年10月之間播出的110部熱播劇。其中,以女性角色為主的(以下簡稱女主劇)22部,以男性角色為主的(以下簡稱男主劇)46部。女主劇的主要女演員集中在20-40歲年齡層,40歲以上還能挑大梁的少之又少;男主劇的主演男演員幾乎每個年齡段都有機會擔綱主角,40歲以上的占比更是高達38%。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統計中,臨近40或者40以上還能主演女主劇的女演員,在表演行當都是榮譽加身,演技深得業內認可。

劇集類型,男演員選擇更廣22部女主劇、46部男主劇,題材類型分佈也呈現出較大的差別。女主劇涉及的題材類型相對較少也更加集中。22部女主劇中,“傳奇”劇這一類型多達8部,占比36%。包括趙麗穎主演的《楚喬傳》《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周迅主演的《如懿傳》、吳謹言主演的《延禧攻略》等;其次是“都市”劇5部,包括楊冪主演的《談判官》、戚薇主演的《北京女子圖鑒》等;“玄幻”劇3部,如楊冪主演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楊紫主演的《香蜜沉沉燼如霜》等。46部男主劇涵蓋的題材類型則多達15種,分佈也更均衡,主要的五種題材類型數量相差並不懸殊。其中,都市劇共8部,玄幻劇、懸疑劇和偶像劇各6部,傳奇劇5部。

女主劇出“爆款”的題材類型相對集中,傳奇劇和玄幻劇是女主劇“爆款”的大本營;男主劇的“爆款”產地則相對分散,都市劇等五種主要題材類型之外,其他數量較少的類型也有出“爆款”的可能。例如2017年的年度最火爆劇集《人民的名義》就是“反腐”題材,近三年來的熱播男主劇只有這一部“反腐”題材;當年的另外兩部破圈熱播劇集《白夜追凶》和《無證之罪》,則屬於犯罪題材。

近年來,“中年女演員沒戲演”時常成為熱議話題——宋丹丹說從35歲開始就沒有人找她演戲了;姚晨談到當她有信心詮釋更多層面的角色時,卻發現沒戲可拍;梁靜承認轉型製片人是“曲線救國”,希望這樣能給自己找到好的角色;海清代表中年女演員自薦:“我們是一群非常熱衷表演的女演員,沒有傳說中那麼不好合作,一定比胡歌便宜,也一樣好用……”

愛奇藝奇星戲劇工作室總經理、擔任過《老九門》《河神》製片人的李蒞櫻接受新京報採訪時表示,的確註意到近幾年的爆款很多都是女性角色為主的劇集,“我們做過平臺用戶分析,觀劇用戶有約80%都是女性觀眾,女性題材劇集的接受度也是比較高的。”李蒞櫻認為,要真正站在女性的角度、觀眾的角度去精準選角並精心構架故事,才能讓觀眾對這樣的女主劇感同身受。

女主劇有市場,需開掘新類別統計數據顯示,近三年的熱播劇里,男主劇數量穩定,每年維持在10-20部之間;女主劇數量比較起伏,2017年和2018年都在10部上下,2019年在5部上下。值得一提的是,數量相對較少的女主劇在2017年和2018年爆款頻出,甚至可以和當年的男主劇旗鼓相當。2017年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那年花開月正圓》《歡樂頌2》《楚喬傳》;2018年有《延禧攻略》《如懿傳》《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正陽門下小女人》《扶搖》《香蜜沉沉燼如霜》等。

王光利正在執導一部由宋茜等主演的女性群像劇《他其實沒有那麼愛你》,該劇以現代都市裡四個女性的視角,透視並思考當下社會的方方面面。王光利向新京報記者表示,雖然我們一直強調“女性能頂半邊天”,但傳統影視劇里的女性角色要麼是賢妻良母,要麼在忙著各種算計,“能頂半邊天”的並不多。在他看來,現代女性擁有健康勵志的人生態度,互相之間有深厚的友誼,這些都是值得影視創作者去挖掘和展現的。

擔綱主角,女演員機會更少本次統計的22部女主劇涉及的主要女演員按照年齡層劃分,20-30歲年齡層的有11位,30-40歲年齡層的9位,兩者相加占比高達91%;40-50歲年齡層的2位,占比9%,分別是《如懿傳》的周迅和《正陽門下小女人》中飾演小酒館的老闆娘徐慧真的蔣雯麗。20歲以下擔任女主劇主角的沒有。可以明顯看出,主演女主劇的女演員,年齡分佈在20-40歲之間出現峰值。女演員的年齡低於20歲,或者一旦高於40歲,其擔綱女主劇主角的機會就斷崖式暴跌。

男主劇數量比女主劇更多,題材類型也更加寬廣,這意味著廣義上而言,男演員在劇集類型和角色的選擇上擁有更大的自由度。事實上,不止近三年的熱播劇如此,一直以來,懸疑、犯罪、軍旅、反腐、探險等題材的劇集都很少會圍繞女性角色展開敘事。在這些題材類型劇集里,女演員多數情況下只是陪襯的“綠葉”。

劇評人“太陽以西”分析指出,女主劇爆款迭出說明市場的確存在觀劇需求,但目前女主劇類型在創作上的單一化、跟風化又限制了自身的發展。“近幾年的女主劇爆款,大都是根據女頻網文IP改編而來,類型、風格甚至故事架構都存在相似之處。如果未來還是延續同樣的路子,很容易讓觀眾看膩。”(楊蓮潔薑宇巍)

比如劉濤是中國電視金鷹獎、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的常客;周迅影視雙棲,是中國電影金雞獎、百花獎、金馬獎、金像獎,以及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的最佳女演員獎得主;蔣雯麗是金雞獎、華表獎最佳女演員獎得主,其導演處女作《我們天上見》獲得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最佳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