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欢乐30秒网址首页 >>娱乐新闻>>正文

军人探访-首档老兵情怀探访纪实节目《本色》正在热播中

【阿森纳逆转维拉】

《本色》最初定位是一個網生節目,通過互聯網來傳播。節目製作時,互聯網播出平臺要估算收視人群,對方問周煒受眾數字是多少。周煒說,退役軍人有5700萬,再考慮到他們的親友,這個數字至少應該乘以3,至少1個多億吧,這個群體無處不在,只不過是散落在社會各個角落、各個行業、各個崗位。“這個題材不是商業項目,但互聯網平臺還給你拿出資源,給你投,為什麼?是因為大家都看到了它的情懷、它的價值,也看到了這個受眾群體的龐大。”

這群勵志老兵的故事帶給周煒很多思考,老兵們能夠在一起白手起家,從一個角度看,是一種集體榮譽感,從另一個層面看,也是一種抱團取暖,因為每一個老兵單獨面對社會的時候,可能因為缺少技能,不知道怎麼融入社會,“他們在一塊兒有一股勁兒,能擰成一股繩,執行力相當強。”這期節目播出以後,當地市委書記特意去進行了考察,這家退伍軍人企業被定為雙創企業典型,獲得了政府優惠政策。

節目中,周煒穿著一身迷彩服走近老兵,頭髮不再染黑,臉上也不化妝,“一開始化妝師勸過我,化妝不是為了美,是為了對得起觀眾。可我這個節目真的不需要。為什麼?比如節目中的‘板車哥’張明洪,我跟他一同體驗生活的時候,化著粉底去蹬三輪車有人信嗎?大涼山的謝彬蓉老師,臉被曬成‘高原紅’,我去體驗那裡海拔幾千米的生活有必要化妝嗎?我連擦臉油都沒擦過,這也是一種本色,一種真實的露出。”

這個特別策劃的“彩蛋”是節目製作最費心思的地方,也是最讓節目探訪人周煒“頭疼”的環節,他要在事先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在3天之內想出能夠打動老兵的致敬禮物。與一般的節目製作不同,周煒手頭沒有劇本,他遵循的節目製作原則是絕對不提前跟採訪者見面,“我一定要捕捉到第一面的新鮮感,所以節目沒有臺詞,沒有文案,沒有劇本,完全就是即興。這對節目創作帶來了很大挑戰,攝影不知道下一步會到哪個調度,燈光也不知道,導演也是即興的,但我就要那個真實感。”

《本色》播出後,很多老兵群體把這個片子拿到戰友中,不少多年未見的戰友通過這個片子又聚在一起了。《本色》第一季拍攝已經殺青,接下來周煒要做更多的功課,他想把節目中的致敬環節做成一組短視頻,用適合網絡的方式傳播,“後面我們還想把它剪成一個院線電影,跟大學生院線聯動起來,讓這些年輕人更多地感受軍人本色的力量。”(記者 邱偉)

《本色》第三期節目《鋼槍與玫瑰》講述了17名90後老兵在退伍後創業開花店的故事。經過4年打拼,企業已經初具規模,而老兵們依然保持著部隊的生活習慣,每天早上出操,宿舍里的被子疊成豆腐塊。在節目最後的致敬環節,周煒以顧客身份下了一個聚會訂單。而老兵們不知道,這場聚會的主角就是他們自己,劇組將大家多年未見的戰友請到了聚會現場。當部隊老連長把老連旗帶到現場的時候,大家伙兒“呼”地一下站起來了,一個個大小伙子淚如泉涌。就在老兵們向連旗敬禮的一剎那,周煒找到了這群軍人的一個共情點,“連旗、連魂已經融入他們的骨血當中去了,即使脫下軍裝,依然在延續軍人的血脈和情懷。”

《本色》第一季講述的老兵故事中,有“共和國勛章”獲得者、95歲老兵張富清,退役30年、靠蹬三輪車打拼幸福生活的四川籍老兵張明洪,退役後支教大涼山的原空軍技術大校謝彬蓉,還有17位相約開花店的90後創業老兵團隊等。每一集節目中,劇組要和一位老兵72小時同吃、同住、同生活,而節目最大亮點就是在體驗陪伴的最後一天,為每一位主人公量身定製一個專屬於他的致敬環節。

首檔老兵情懷探訪紀實節目《本色》正在熱播中,節目採用生活探訪的方式走進退伍老兵的生活,以72小時體驗陪伴為行動線,通過與人物的互動和跟蹤拍攝,講述退伍軍人的故事。同為退役軍人的節目探訪人周煒日前接受採訪,講述了他製作這檔節目的初心與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