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欢乐30秒网址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祖国-在40多年里创作了一批优秀自然文学作品

【成都垃圾分类】

“40多年來在大自然的考察,70多年的人生經歷,使我深刻認識到:建立生態道德的重要與緊迫。”

向大自然學習,是人類的必修課。正如中國科學院院士、科普作家協會理事長周忠和先生所言:“自然教育是中國面向未來、走向世界的必考科目。”尊重自然,生態友好,才能為國家進一步發展爭取良好的外部環境。

近幾年,劉先平不顧年事已高,仍堅持去考察南海、登上高黎貢山……長途跋涉,筆耕不輟。他的書向人們介紹了處於祖國邊遠地區的自然風物,提供了熱愛祖國的活生生的原材料,這既是在傳授知識,其實也是一種愛國主義教育——人們瞭解越多,對祖國母親的認同感就會越強。

劉先平的經歷,正好覆蓋了中國經濟發展日新月異及其環境問題開始凸顯的全過程,他的文字從一個特殊角度把讀者的視線引向生態文明建設。

其實,在複雜的生態系統中,沒有哪種生命是絕對的中心。宇宙學、行星天文學和演化生物學都告訴我們,地球在宇宙中既微不足道,又非常特別,無數的生命在這個脆弱的星球上生存、繁衍,充滿傳奇,也充滿艱辛。大氣中的氧氣濃度、空氣溫度稍有變化,地球上大部分生命就將難以適應。而僅有幾百年曆史的人類工業文明,卻正在擾動地球原有的平衡,讓地球變得越來越不適合於人類生存。恩格斯早在19世紀就講過:“我們不要過分陶醉於我們人類對自然界的勝利,對於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對我們進行報複。”恩格斯的話,應該引起我們足夠的重視。

(作者為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

長久以來,人們喜歡把劉先平視為兒童文學作家,其實這個定位並不太準確,定位於“自然文學家”或“博物學家”可能更貼切一些。“自然文學”是一種新生事物,是文學與博物學的交叉領域,在中國,自然文學正在發育,還沒有完全流行開來,而劉先平無疑是其開拓者之一。

這是劉先平先生《續夢大樹杜鵑王》(湖北科學技術出版社)中的句子。去年年底,這本書榮獲由生態環境部宣傳教育中心指導的首屆“中國自然好書獎”殊榮。

而這一切都要有示範、有榜樣。中國古代的“天人合一”思想高屋建瓴,充滿智慧,但是需要具體化,需要落實到行動措施中。中國的作家和科普專家們可以先行一步,以“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先進思想引導實踐創作,以大自然演化的優美故事打動讀者。“綠水青山”既是經濟資源,更是人類生活的母體與搖籃,如果不瞭解大自然,對其沒有感恩之心,生態文明建設對於個體來說,就缺乏靈魂認同與操作動力。當代中國需要有更多的作家、科普專家多多關註與描寫荒野、河川、動物、植物,展現大自然的美麗、生命演化的複雜與精緻,進而感動讀者,推動人們去保護環境與尊重自然。

改變勢在必行,方向已經明確,種內種外需要學會和平相處。自然觀、人生觀、成功標準需要慎重養成和科學認定,在這個過程中,對於兒童與青少年的教育顯得尤其重要。一種可行的、基於時空長程考量的方案是,要努力使孩子從小就廣泛接觸自然與社會,親近自然,學會觀察,感知生命的不易與智慧的寶貴;通過理論學習和實踐,理解演化系統中競爭與合作的複雜性,樹立正確的世界觀和人生觀,在成為合格的國家公民、世界公民的同時,爭做生態友好的自然公民。大部分人成為合格的自然公民,地球生態共同體才能可持續生存與發展。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09日20 版)

劉先平從上世紀70年代中期開始參加野生動物考察,在40多年裡創作了一批優秀自然文學作品,如早期的長篇小說《雲海探奇》《呦呦鹿鳴》《千鳥谷追蹤》《大熊貓傳奇》,專門描寫西部高原自然生態的《走進帕米爾高原:穿越柴達木盆地》《追蹤雪豹》,還有與西沙群島和南海相關的《美麗的西沙群島》《追夢珊瑚》《一個人的綠龜島》等。40多年裡,他的足跡遍佈祖國的大江南北、高原邊疆,他用一支筆向讀者展示祖國的自然畫捲、人與自然的關係,並最終上升到哲學層面:呼喚涵養生態道德。

《續夢大樹杜鵑王》作為年屆80歲的劉先平先生的一部具體作品,可能還顯得有些單薄,書中某些具體表述和圖片說明都還有改進餘地,但是它是一個象徵——首屆“中國自然好書獎”將大獎頒發給劉先平先生,看重的不單純是這樣一部書,更是對一個有趣味、有判斷力、有定力的作家工作的肯定,同時也是在傳遞一種期望:中國作家可以多一點超越性,在敘述人間悲歡離合之餘,適當關註一下花開花落、環境變遷和生態保護,因為這同樣是十分有價值的書寫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