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欢乐30秒网址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音乐影像-《大河唱》提供了对传统文化的新的表述方式

【垃圾分类分出首饰】

《大河唱》提供了對傳統文化的新的表述方式。它邀請觀眾從既有的觀影舒適區邁出一步,在畫面和音樂中感受豐富的中國。在這條通往鄉土的精神之路中,每個拍攝對象都展示出鮮活的生命歷程,他們共同傳遞出當代生活中屬於中國人的情感與詩性。

《大河唱》的獨特性還體現在對民間藝術的獨到理解上。作為一部音樂紀錄片,《大河唱》充分釋放了音樂的原生感染力。在畫面和歌聲中,觀眾感受到黃河流域至今不變的日月星辰與四季更迭,動情之處甚至會在影院中跟隨音樂歌唱。在生活的律動和節奏中,我們體會到每個人都可以擁有的智慧與幽默,滄桑與浪漫。拍攝對象對待生活的用心和真誠,及其通過音樂表達的生活的詩意,代表了今天的中國人對於故鄉的真摯情感。

《大河唱》將音樂塑造成與生活體驗密不可分的一種生命狀態,顯現了藝術和文化的當代價值。正是影片中這些個體的真實生活和真摯情感,讓文化滋養了生活,讓生活充滿了詩性。影片啟示我們,只有在生活和田野中理解藝術,才能夠避免標簽化和符號化,發掘民間文化的潛在力量和獨特價值。

這種創作方式的結果是,《大河唱》並不致力於將豐富多元的生活壓縮到封閉的戲劇結構中,不希望提供一個由創作者直接給出的關於民間文化的確定答案。來自人類學和田野工作提供的“參與式”的相處之道,不僅是拍攝者與拍攝對象之間的相互尊重、信任和共情,也通過紀錄電影提供了廣大觀眾與自己的故鄉、記憶以及鄉土文化之間新的相處之道。這同樣是創作者和觀眾之間的相處之道。相比常規影片,《大河唱》的創作者選擇在影像控制上退後一步——影片並非用一套我們熟知的視聽語言和認知框架去說服觀眾,而是邀請觀眾進入、參與到新的世界中,主動與影像展開互動、發現意義。

《大河唱》的創作者飽含對這片故土的熱情,希望以青年人的視角重新看待當下仍在流淌的大河與民間藝術。《大河唱》的創作基底是影像人類學式的。4名人類學家用3個月時間前期調研,3個攝製組各自18個月的觀察式拍攝,獲得超過1600小時的素材,核心創作者們積累超過50萬字的各類筆記,時間跨度和資料體量甚至超過大多數社會科學的田野調查。剪輯也放棄了戲劇性的結構,更加註重呈現碎片化的生活質感和影像捕捉到的情感流露。

《大河唱》的獨特性首先體現在以影像人類學為基調的創作取向與視聽風格。影片以搖滾歌手蘇陽為線索,還原了他音樂創作所依托的文化土壤,重點展現了道情皮影藝人魏宗富、秦腔班主張進來、陝北說書人劉世凱和花兒歌手馬風山四位民間藝人。黃河流域的民間藝術被視作中國傳統文化的符號和表徵。改革開放以來,不論是民俗學家的“黃河十四走”,還是《黃土地》《秋菊打官司》,都在“母親河”的意象下將黃河流域的社會文化視作傳統中國的典型代表,講述關於傳統與現代、中國與世界的宏大故事,傳遞國人對於民族傳統和現代進程的複雜情感與文化關懷。

正在院線上映的《大河唱》是一部獨具一格的電影。在“紀錄片也要講故事”成為共識的今天,它不強化戲劇衝突,卻讓人印象深刻甚至欲罷不能。它始於黃河流域的民間音樂,卻引起我們對於故鄉的記憶和思念;尤其是對出生於西北大地的很多觀眾來說,在影院觀看《大河唱》,仿佛回了一次老家。這樣的創作姿態和觀影效果,為我們思考在今天如何回望故鄉、如何看待民間文化,提供了新鮮的視角與方式。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04日20 版)

(作者為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博士生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