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欢乐30秒网址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政府内地-香港全港各区工商联会长卢锦钦:香港与内地经济融合紧密

【南方科技大学】

應引領青年儘快融入灣區,很多項目可先行先試

這些人的目的就是讓更多的人對他們畏懼,以至於不敢再出聲,任由他們為所欲為,這是很明顯的恐怖主義的做法了,建議特區政府對於這一類嚴重的暴力行為在必要的時候要“殺一儆百”,維護香港的法紀。特區政府剛剛制定的《禁止蒙面規例》,我個人和工商聯十分贊成。相信在特區政府的工作下,秩序能夠很快得到恢復。

新京報:全港各區工商聯在這其中做過一些什麼樣的工作?

這是我們工商聯正在做的事情,我們所做的這些都是試點。所以給政府的建議也是這樣,我們做市場不要太過觀望,觀望的話很多就做不起來。

新京報:大家談到了問題,有沒有談到對策?你認為香港尤其是香港經濟如何從眼下的困局中走出來?

暴力事件嚴重衝擊香港經濟社會,支持《禁止蒙面規例》

香港當下的改革主要在青年創新這一塊,這方面香港過去沒有很好地抓住機會,現在應該重新抓住機會。像我們這一代,從前也是很辛苦熬出來的,但是現在的情況跟以前不同了,現在更多的機會和競爭是在科技創新領域。怎麼讓香港這一代人參與進來,這是我們要思考去做的事。

新京報:你早在上世紀90年代就進入內地投資辦廠,近年來也常常前往內地考察,在你看來,這麼多年來,香港和內地各自的產業發展情況最大的變化體現在哪些方面?彼此的緊密性和連接性又有何變化?

盧錦欽認為,近期的局面已對香港經濟尤其是旅游、零售業造成巨大衝擊,希望各方齊心化解危機,共同維護香港作為百年來自由港和國際金融中心的根本優勢,抓住粵港澳大灣區賦予香港的機遇。

新京報:就你所瞭解,當下的香港青年對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和機遇有多少認識,是否具有普遍的熱情?

新京報:工商界人士對於香港經濟的未來是否有樂觀的預期?你認為香港目前的現狀,是否影響到外部投資者對香港的信心?

盧錦欽:內地改革開放40年來的變化翻天覆地,香港在40年前也就是(上世紀)70年代工業是很發達的,改革開放以後,香港的工廠一路搬(到內地),到了(上世紀)90年代、2000年以後,香港的工業已經少之又少,在改革開放之初,香港企業在深圳的貢獻也是很顯著的。現在香港剩下來的就是兩大板塊,一個是國際金融,一個就是零售、旅游業。這兩塊跟內地的融合也是很緊密的。

盧錦欽:沒有影響是假的,之前大家有過資金流出的擔憂,目前來看暫時還是可控的。香港的優勢還沒有改變,無論作為金融中心還是港口、機場,都還是世界領先。希望各方齊心化解危機,共同維護香港的優勢,令事態不再蔓延,香港仍是福地。

當然,這個也受現實情況制約,在香港很多事是要經過立法會一項一項去通過,客觀上會拖慢整個進程,作為工商界代表,我們希望大家在關鍵的事情上能夠放下分歧,為香港的未來創造更好的條件。

新京報:在剛剛結束的專題研討會上,對於持續至今的暴力事件,工商界人士是否有共同的感受?

香港是個租金昂貴的地方,對於很多商人來說,兩三個月沒有生意是根本無法維持下去的,因此有不少酒樓也已經關掉了。這樣惡性循環下去,最終的受害者還是市民,因為很多人將要失業。

記者見到盧錦欽時,工商聯總會所在地剛剛舉辦過一場專題研討會,幾個月來發生在香港的不斷升級的暴力事件也是工商界人士討論的主題。眼下局面將會持續到何時?對香港經濟的破壞如何修複?這座城市及其青年一代,是否還有新的機會?

9月24日,香港全港各區工商聯會長盧錦欽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新京報記者 鄭新洽 攝

盧錦欽:工商聯目前有19個成員會、8000名企業家,有條件在政府和企業之間起到橋梁作用,讓政策更接地氣,給企業家尤其是青年創業者提供信息和服務。三年前我們與深圳南山區合作共建深港創新孵化基地,2017年我們和深圳建設了一個深港商貿合作基地,兩年前在惠州也合作了一個惠港青年創新文化孵化基地,介紹我們的企業家到那邊去落地,根據他們的不同需求把他們分流到不同地方,比如電器這個部分,到順德是很有商機的,如果你是做機器人的,就可以去深圳。

我始終認為大多數香港青年人還是內心良善的,這次事件背後有政治推手在起作用,在煽動。這裡面我想也有一個我們教育的問題,就是怎麼樣培養我們的香港青年人對於國家的歸屬和認同?香港過去很多教會學校,培養出來的人思維是西方化的,缺乏家國情懷。這個方面,在大灣區的發展中,也是有一些關於教育的事情可做的,比如設立適合於香港教育體系的學校等,為香港培養愛國愛港、尊重中國曆史尤其是近現代史的年輕人。這也是我們工商聯目前正在努力促成的事情。

盧錦欽:作為工商聯總會,我們接觸過很多香港創業者、青年企業家,他們對灣區是有熱情的,但是缺乏瞭解。他們會問:灣區講得這麼好,問題是我想進該怎麼進?我找誰去呢?這就說明一個問題,大灣區現在還是一個很大的概念和很大的平臺,但是缺少落地,不夠接地氣,香港青年人想融入大灣區,找誰?找政府嗎?政府是做政策的,個個去找政府,政府受得了嗎?並且在一些更具體的問題上,政府也沒辦法幫到你。

另外一個方面,要解決香港目前的這些問題,我認為應該以最快的速度融入深圳等這些沿海城市,有些規劃和項目談了很久,遲遲未能落地,應該要加快效率、一事一議,先行先試,找到切入點做起一個模板,而不能一拖再拖,錯失機會。要是等整個規劃都做完才行動,天都亮了。

盧錦欽:作為工商界(人士),我們的責任是把聲音集在一起,反映一下現在受影響的情況,預測接下來的經濟發展走向,另外還要跟隨政府的整個方向和趨勢。目前來看有一些工作是可以做的,有一些是政府已經在做的,包括即將提出的土地政策,未來幾年房子的政策,多建一些公共房屋,緩解市民尤其是青年人住房壓力的問題;在創新方面投入更多支持額度等。

新京報記者 李雲琦 張泉薇

香港與內地經濟融合緊密,應在科技創新方面重拾機會

香港全港各區工商聯會長盧錦欽:香港與內地經濟融合緊密

新京報:你如何理解和定義近期發生在香港的一切?

盧錦欽:大家都感到對經濟社會的衝擊很大,經濟方面尤其是旅游業、零售業,最近一個多月衝擊更大。香港零售業最大的消費群體來自內地,目前從內地來港的消費群體相比之前下降了大概七成左右。過去,每到雙休日大量深圳居民會過來購物消費,現在雙休日已經很冷清了。

盧錦欽:所謂的表達訴求的示威游行,發展到現在,已經演變成了對於不同意見的暴力行為,火、汽油、激光都出來了,這在我們這代香港居民記憶中是從來沒有過的。嚴格來講,暴徒是少部分人,但是造成的影響很壞。很多老百姓跟他們(示威者)觀點不一樣,說他們幾句不對,就被打了,有些被打得頭破血流,甚至還有打砸人家辦公室的情況發生。

“很多人問,未來香港怎麼走出去?其實很簡單,背靠著國家14億人口的市場就是我們最大的機會。”近日,香港全港各區工商聯會長盧錦欽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稱,工商聯正致力於搭建借力於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的商貿和創業平臺,為香港工商業人士和青年創業者提供幫助,“希望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能夠融入大灣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