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欢乐30秒网址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电梯重庆-幸银银在白象居小区5号楼的平街层大口地喝水

【教育部谈家长作业】

住在白象居的居民很多都知道幸銀銀,“經常看到他在小區里跑上跑下,現在有些外賣小哥、快遞小哥都讓我們自己下樓取,他還一直堅持上門服務,真的是個勤快小哥,很靠譜很實在。”

7月9日,收取完快遞包裹後,幸銀銀在白象居小區5號樓的平街層大口地喝水。劉學藝 攝

“有時候剛剛爬完這棟樓,一看下一個單子又是10層樓。就拿白象居來說的話,一共6棟樓,每一層樓有18步梯子,接連不斷地爬,一天下來,爬樓的步數都有兩萬多步,算下來的話,相當於一天爬一座歌樂山吧。”幸銀銀說。

要說幸銀銀的故事,還得先從他的主要工作地點——白象居小區說起。沒有領略過山城重慶魔幻之地的人,也許不會相信,一棟24層樓高的樓房竟然沒有電梯,上下樓只能靠腳力。幸銀銀說,“每天爬100層樓左右,這是我工作的標配,對我來說算是家常便飯了。”

樓要一層一層爬,錢要一分一分掙

初來白象居跑快遞時,幸銀銀就為此吃了不少虧。“拿一個快遞爬樓上去,敲開門才發現不是這戶人,又得爬上另外一棟樓去找。”由於沒有經驗又不熟悉地形,幸銀銀經常跑錯樓,很難將手裡的包裹與快遞單上的信息對號入座。

據瞭解,幸銀銀的一項重要工作內容就是要在1小時內,上門收取用戶在菜鳥裹裹上下單的快遞。“有時候一下子就會收到很多個收件提醒,地方挨得近還好,太分散了就容易被耽誤。”幸銀銀告訴記者,自己有好幾次遇到這種情況,生怕會誤時,但是幸好都跟用戶協商出了合適的解決辦法。

日上百層樓,爬樓步數超兩萬,相當於一天爬一座歌樂山

有趣的是,住1樓的居民可以爬15樓去解放東路買瓶水,再下5樓去白象街買個菜,最後下樓回家做飯。此外,這裡一棟樓設置有3個出口,分別通往3條不同的街道。一般人若是初來這裡,定會被弄得暈頭轉向,迷失在“魔幻世界”。

記者瞭解到,幸銀銀負責的區域內一共有20多棟老區樓,都沒有電梯。據他回憶,收單最累的一天,幾乎每個快遞都讓他上下了近10層樓送取,算起來差不多爬了100多層樓,走了2000多個臺階。

但漸漸熟悉了白象居的情況以後,幸銀銀很快就領略到了它的魔幻與魅力:“從公路進來就是一棟的11樓,然後到了二棟就是12樓,依次排到16樓都是一條平行的街穿過去。一般從1號樓進去,通過廊橋到其他樓……”如今,幸銀銀已經完全融入了複雜奇特的白象居,成了自如穿行的“路線小百科”。

幸銀銀算了一筆賬,現在平均每天接10多筆需要爬樓的單子,如果每單至少爬10樓,那麼一天至少要爬100層樓,大概2300個臺階。“時間要求擺在那,我們不可能一步一個臺階地往上走。快遞小哥主要就是要‘快’,要和時間賽跑。”幸銀銀說,做快遞這行,特別是像他這種情況,腿腳是關鍵,速度一定要快。

“從1樓爬到24樓,然後發現自己跑錯地方了,那種感覺,只能用酸爽來形容了。”回憶起初到白象居,幸銀銀顯得心有餘悸。

一天爬一座歌樂山白象居小區是重慶有名的“魔幻小區”,建於20世紀90年代,相比於現在的電梯房,它稍有些年代感。小區內共有6棟樓,每棟都有24層高,樓與樓之間相互有廊橋連通。住在24樓的居民不用從1樓爬上去,小區的主要入口是位於13層左右的平街層,這也相當於是每棟樓的“上部出口”,從平街層出來,是一個小廣場,小廣場上有個“白象”雕塑,白象街的地名也由此而來。

“接收信息的手機必須要保證電量充足,一般電量滿格的手機到中午就沒什麼電了,整個下午充電寶就派上了用場。”幸銀銀每天的業務很多,手機電量往往只能支撐半天。“手機沒電了還有充電寶,而爬樓卻不行,上午爬不動了,下午還得堅持爬。”

在快遞員幸銀銀看來,自己接收的每一個快遞都是自己上門服務的承諾。“每個包裹既承載著客戶的需求,也飽含著自己的一份夢想。”32歲的幸銀銀是重慶菜鳥裹裹的一名快遞員,負責著重慶白象居小區一帶的快遞派送等業務。

在幸銀銀看來,負責高層電梯房區的快遞員並沒有比他輕鬆多少。“現在高樓的電梯里很擁擠,特別是在高峰期,時間都浪費在等電梯上了,跟我們爬樓梯的時間差不了多少。我們要是把這個腿力控制好了,爬樓不比電梯慢。”

“樓確實是難爬,但是找到了方法還是比較省力。爬的樓多,意味著單子多,錢也能多掙點。”樓要一層一層爬,錢要一分一分掙。幸銀銀告訴記者,他目前的首要目標就是在重慶買房,現在靠送快遞,買房的首付已經存了大半多。“我很滿足現在的狀態,覺得離自己的夢想越來越近了。”

前一天晚上,將手機和充電寶充滿,第二天一早,騎上自己的軍綠色三輪車,開始一天的送貨收件工作……每天,陪伴著幸銀銀一同奔波在魔幻白象居的,是一部手機、一輛三輪車、一個充電寶和兩條時刻準備爬樓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