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欢乐30秒网址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桑植长征-红二、六军团告别了他们经过艰苦斗争创建的湘鄂川黔根据地

【土星冲日天象】

出生於1949年的賀學舜,與新中國同齡。這位家住湖南桑植縣的賀家人,提及長征,總會說起一幕情景:

“一送紅軍下南山,秋風細雨撲面寒,樹樹梧桐葉落完,紅軍幾時再回山……十送紅軍轉回來,武陵山頂搭高臺,盼望紅軍打勝仗,盼望親人早回來。”這首《十送紅軍》,至今仍在桑植縣流傳。

如今,在賀龍紀念館前坪,矗立著一座賀龍雕像。雕像上的賀龍面帶微笑,昂首挺胸,大步向前。

當地人為這座雕像取了名字——“回家”。

賀龍的故居也得到恢復和修繕,併在附近建立了賀龍紀念館。“賀家人跟著共產黨奮鬥,就為了建設新中國、為了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的朴素理想。”賀學舜說。

“只解沙場為國死,何須馬革裹屍還。”賀龍這一走,再也沒有回到故鄉桑植。

新華社長沙7月6日電 題:何須馬革裹屍還——重訪紅二、六軍團出發地

據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著的《紅軍長征史》記載,1935年11月19日,紅二、六軍團分別在桑植劉家坪的乾田壩和瑞塔鋪的楓樹塔舉行突圍誓師大會。當日晚,在賀龍、任弼時、關嚮應等人率領下,紅二、六軍團告別了他們經過艱苦鬥爭創建的湘鄂川黔根據地,告別了患難與共的父老鄉親,踏上了戰略轉移的漫漫徵程。

1936年7月1日,紅二、六軍團齊集甘孜,同紅四方面軍勝利會師。7月5日,中央決定成立紅二方面軍,由紅二、六軍團及紅三十二軍組成。賀龍任總指揮兼二軍軍長。他們繼續北上,穿越草地,10月22日在將台堡與紅一方面軍勝利會師。

新華社記者 柳王敏、袁汝婷、馬雲飛

桑植與紅軍相關的民歌還有許多,例如“紅漆桌子四四方、不打勝仗不回鄉”“要吃辣椒不怕辣,要當紅軍不怕殺”……“這些歌曲,表現了紅軍與百姓的魚水情深。”桑植縣黨史研究專家覃章衡說。

記者來到桑植縣,看到各級黨員幹部正為奪取脫貧攻堅的最後勝利而奮戰。縣扶貧辦主任熊基林說:“我們發揚的,正是紅軍的舍小我為大我的犧牲精神。”

賀龍的父親賀仕道、姐姐賀英和賀戊妹、妹妹賀滿姑、弟弟賀文掌,都被反動派殺害。“賀龍家族為革命犧牲了100多人。他們堅守崇高革命理想,無私無畏英勇獻身,值得我們傳頌和學習。”覃章衡說。

記者在桑植看到,昔日紅二、六軍團長征出發地的一片水田,已被保護起來。它邊上建起了一座紀念碑,碑座上刻著紅二方面軍的部分烈士名錄。

賀學舜說,分別那天,賀龍給奶奶三塊大洋,奶奶不肯收。“賀龍就把三塊大洋塞進我父親手中,說‘兄弟,你拿起,聽話’。然後,就和我爺爺騎馬往劉家坪方向走了。”

20世紀30年代,紅二、六軍團在中央蘇區之外,開闢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中央紅軍長征後,紅二、六軍團在湘西發動攻勢,調動和牽制了敵人11個師又2個旅的兵力,部分打亂了蔣介石的作戰部署,有力地配合了中央紅軍在湘黔的行動。後來,國民黨軍隊加大對紅二、六軍團的“圍剿”,在嚴峻形勢下,經中央同意,兩個軍團決定突圍。

“1935年冬天,賀龍牽著馬喊我爺爺賀勛臣去劉家坪開會。我奶奶把馬牽上來,後面還跟著我爸爸,只有8歲。我奶奶不捨得我爺爺去,哭了一個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