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欢乐30秒网址首页 >>汽车新闻>>正文

企业疫情-其他中小共享充电宝企业日子可想而知

【火神山10天10夜】

程曉是上述公司的一名商務BD。據其介紹,目前,該公司除了少數行政、公關、技術同事已經通過遠程在線的方式開始待命,其他的線下BD則統統處於放假狀態。“HR就叫我們看當地的疫情情況,根據當地政府的要求來,沒有通知就先原地不動。但看這個情況,我覺得上班的日子遙遙無期。”

梅花天使的創始合伙人吳世春曾經告訴界面記者,共享充電寶本身就是一個低毛利的商業模型,隨著商家的胃口越來越大,充電寶的盈利空間也會被擠壓的越來越小。而這也會影響到公司的現金流儲備。

在業內,程曉所在的公司已經算是在賽道前列。頭部企業尚且如此艱難,其他中小共享充電寶企業日子可想而知。

疫情會持續多久尚未可知,但可以確定的是,整個實體經濟還要度過很長一段時間的信心重建期,能否熬過去,將成為每一個線下服務企業必須要面臨的生死大考。

(原標題:共享充電寶陷入生死危機:1月工資減半,員工無限期待命)

而疫情開始以來,KTV、網吧、洗浴中心等娛樂場所基本都被暫停營業,餐飲、酒店則門可羅雀。對於共享充電寶這類非常依賴人流量的行業來說,這幾乎是致命打擊。

據界面新聞記者瞭解,目前已有一家公司選擇將1月工資扣除一半,緩至2月20日發放,而2月和3月工資,底薪正常發放,績效和提成卻要延後到6月發放。

事實上,共享充電寶此前的日子並不難熬,其已是共享經濟里唯一能大面積實現盈利的賽道。2019年3月,街電COO何順接受媒體採訪時就曾表示,頭部玩家基本都是盈利的。而在街電之後,“三電一獸”剩餘的企業也都相繼宣佈盈利。

據瞭解,為了獲得更多的入場費,不少連鎖餐飲甚至會啟用招標的方式來選擇合作的共享充電寶伙伴。這顯然已經是行業進入低效競爭的開始。突如其來的疫情危機,或許也會促使著各家企業去思考這類模式的弊端並努力去尋找新的盈利模式。

去年,程曉所在的公司就曾豪擲2000萬換來了一家連鎖夜店集團三年的獨家入駐權。而類似的事行業內比比皆是,在他看來,這也是公司目前現金流告急的原因之一。

日前,小電科技CEO唐永波發表了一篇公開信。信中指出,疫情對公司業務已經造成致命打擊,一方面收入驟降冰點,另一方面公司還有5000名員工的工資以及供應鏈和各地辦公租金等多項支出亟待解決。

但一場疫情,卻給這個行業帶來致命打擊。

一場來勢洶洶的疫情,讓共享充電寶賽道的大小玩家遭遇了有史以來的最大危機。

一旦上游商戶的人流量得不到保障,充電寶作為下游,就會受到嚴重影響。除此以外,充電寶還要向商戶繳納不低的租金或入場費。

和其他互聯網項目不同,共享充電寶的商業模式對線下商戶依賴極強,只要線下商戶不開業,共享充電寶就無法產生有效訂單。

如果疫情持續到3月,那不僅會影響到整個一季度的業績,也會影響業界對整個行業的信心。

但現在,疫情的拐點還未明確出現,為了自救,不少企業也開始了緊急的節流措施。